登陸
注冊
客戶端下載|
手機安丘
官方微博|
聯系我們

一個在外安丘人的鄉愁記憶!

我要分享 2019-07-10 09:00:08 瀏覽人氣:

文/拾冷
 
我對中國的古村落始終保持一股“赤誠”,雖然游覽過、觸摸過的古村并不多,每每踏上由青磚、石子或者沙石鋪成的小路,手觸灰色磚墻、土胚墻或石墻,腦海里總能夠與這里先祖的“魂靈”相遇,很想知道這里曾經發生的故事,與這里的“歲月”吃吃飯、喝喝茶……

\ 

回歸,無處安放的“鄉愁” 
2012年,城鎮化改造,濰坊老家的村子、房屋,在三天時間里悄然倒下。2014年,在原來的土地上,一座座洋房、小高層撥地而起,村民是喜悅的,而我卻始終高興不起來。
 
最大遺憾是,在鄉村生活幾十年的我,竟然沒有保留一張老家的照片,以前的土胚房、磚瓦房、阡陌農田、蘋果樹、杏樹、桃樹、梨樹、香椿樹……由這些組成的鄉村圖景,現在回想簡直是“世外桃源”。而這一切也僅停留在自己的腦海里,隨著時光流逝而漸漸遺忘……
 
\
現在已無從考證老家村子已有多少年的歷史,據父親回憶,他的父親(也就是我爺爺)從小就生活在這個村子,兒時記得還跟隨爺爺給他的父親去上墳,那時墳地早已變成了農田,爺爺憑記憶劃地、燒紙、敬酒……這么算起來,村子已經有上百年歷史,甚至更多。
 
村子位居安丘青云山下,村里人統稱“東山”,是沂蒙山余脈,位于小城向鄉村的過渡地帶,從“東山”能俯瞰半個安丘的市區,往西行進盡享小城的安逸,往東行進便是“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般的鄉村生活,右手繁華,左手野趣,撐起我童年、少年的無憂時光。
\
 
然而,就是這樣的“悠然”之感也是我離開鄉村,在城市生活幾年之后的體會,特別老家的城市化改造,觸發了我對鄉村的懷念與審視。記得帶著妻子回親戚的村子家做客,當她看到散養的雞鴨鵝、成群的小豬時興奮不已,非要進豬舍看一看。對于從小生活城市的她,鄉村的一切都是新鮮、活潑、可愛的,這如同我重返鄉村之后,看到紅磚瓦房、庭院栽滿梧桐樹、葡萄樹、洋槐樹時的感受一般,這種愜意、自得,與鄉村的樹蔭、綠色、清爽渾然于一體……
\
 
曾經跟好友半開玩笑說,等在城市呆夠了,就回鄉村租塊地,種地去。我想這種“心境”可能很多人會有,也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越來越濃烈。歸結起來,這種“心境”算是“鄉愁”吧,生活于城市,心中卻對鄉村一直碎碎念。其實,最“煎熬”的可能像我這般,離開了鄉村,等再回去,鄉村已化為塵埃,所有鄉村的故事戛然而止,來不及記錄過往,只停留在記憶中。
 
沒有安放“鄉愁”的村子,就像失去了人生的“根”……
 
“原點”,俯拾即是,重在有心 
對傳統村落的“回歸”,可能會從一個故事、一道美食、一件器具、一份勞作開始,這是筆者在此最想表達的:回歸到傳統村落的“原點”,不僅是身體回歸鄉村,心也要始終“尋根”。
 
父親早前是一名木匠,如果從事這份工作到現在,可能是一名了不起的匠人。老家新房的建筑設計、房屋里里外外門窗、家具等等,都是父親一手做出來的,那段時間一直幫著父親打下手,卻不能學其一二,而父親這手藝是自學而成,成了村子里木匠高手。
 
逢年村子里人都會有找父親打造幾把桌椅、做一桿搟面杖、篦梁、菜板子等,在身旁幫忙或觀看的我,看慣了父親各式各樣的木匠工具,手鋸、鑿子、耙子(木頭拋光工具)、錘子、各種各樣的釘子,也聞慣了木頭的“香味”,對各式各樣的木頭保持天然的親近。
 
隨著村子的消失,父親的手藝也無用武之處,曾經用過各式各樣的工具,丟棄的丟棄,送人的送人。后來在省城新建小家庭,購買家具時,看著裝飾萬千的各式家具,回想父親曾為了他們兒子在老家蓋房、做家具積攢的各種好木頭,不覺黯然神傷起來。
 
有一次回家,跟我說他挖到一塊柳樹樁,從中間切開,能做兩個圓形的菜板,曬干打磨,外圍訂上一圈鐵片,好用至極,能用20多年,而我也以不好攜帶、無處可放拒絕了。至今家中廚房用的還是從超市買到的工業制菜板,標準的長方形,卻總少了一份靈氣與自然。
 
雖然父親的木匠手藝算不上“獨門絕技”,但隨著村子的消失,這門“木匠手藝”已無用武之地,這也是眾多傳統手藝的“宿命”。瀏覽2018年住房城鄉建設部發布《關于第五批擬列入中國傳統村落名錄的村落基本情況公示》,山東49個傳統村落,能看到傳統技藝的存在,這些“技藝”涉及衣穿住行、飲食、文化、習俗等等,有時無法想象,在廣袤的山東土地之上,還有多少傳統存在等待現代人的發掘,還有多少傳統技藝,等待去保護與記錄。

\ 
據2018年省文化廳公布數據顯示,山東共有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定的“人類非遺代表作名錄”項目8個,國家級名錄173項,省級名錄751項,市級名錄2990項,縣級名錄9369項。現有國家級傳承人51名,省級傳承人296名,市級傳承人2063名,縣級傳承人5916名……
 
無論是傳統村落,亦或傳統技藝,它們是我們鄉愁的“原點”,也是我們“尋根”的目的所在。它們能不能存續,能不能在現代生活中依然保持靈氣與自然,這需要我們這一代人去構建傳統與當代的鏈接,正所謂“俯拾即是,重在用心”,或許,我應該把父親做的柳樹的菜板帶回家,至少未來我能告訴兒子,這個菜板是用什么做的,怎么做的,它來自哪里……
 
重塑,從一捧土,一片瓦開始 
傳統村落的價值,顯然不僅僅在于村落本身。
 
我一直有一個偏見,沒有村落生活的人生是不完整的。傳統村落所構建的人文、風俗、自然環境,會極大豐富個體對社會與自然的感知。曾在朋友圈多次看到,生活在城市的白領,把自己的孩子送到鄉村過暑假,孩子往往“樂不思蜀”,恰如妻子回到鄉村,看到滿地的雞鴨鵝豬所表現的“驚喜一般,“久在樊籠里,復得返自然”,人終究有其天然的自然屬性。
對比城市的車水馬龍、川流不息,傳統村落是一片“靜土”,風俗、文化、精神、飲食都保留著千百年傳承下來的原汁原味,記錄和珍藏著多元的歷史記憶、民族及地域文化信息。
\
 
山東農業大學孫金榮教授在論述傳統村落的文化意蘊與價值時,提出:“山東省傳統村落,在建筑布局、哲學思想、歷史文化、教育觀念、風俗習慣等方面,蘊含的優秀的文化傳統與思想,是極其寶貴的文化資源。其深厚的文化意蘊,深邃的歷史文化價值,需要得到進一步發掘與尊重,需要有效地的保護與傳承,需要科學、合理地開發利用。”
 
每一年春節,對鄉愁的追溯尤為強烈,家鄉的飯菜、民俗、鄉情,往往都能泛起都市人思想的“淚花”,如2019年春節《啥是佩奇》微電影,再如2015年央視春晚公益廣告《筷子》,對鄉村“溫情”的再現,承載了傳統村落所蘊含的傳統文化與哲思,這是傳統村落的“內核”。
 
回歸鄉村的兒童,之所以對鄉村表現出天生的“迷戀”,我想鄉村的“文化意蘊”“自然意蘊”是最主要的,相比城市、城鎮的“千篇一律”,鄉村千姿百態更接近中國對“家園”的理解,而城市更像是短暫居所。所以說,傳統村落的價值,不僅僅在于它的物質屬性,也在于它的非物質屬性,這也是當前保護傳統村落需要認真思考的,把握了這點,“保護”才不會變味。
 
言至于此,筆者認為,對傳統村落的保護,不僅需要對傳統村落在保留原汁原味基礎上,進行重塑,讓傳統村落改變破舊、落后的局面,讓村民留得住,讓城市人回得去,城鄉之間形成共生共榮的良性互動,村落才不會失去活力,城市才會守護一份鄉愁。
 
同時,需要“重塑”還有城市建設對鄉村發展的觀念,傳統村落并非是城市的“后花園”,也非城市人的“旅游景點”“農家樂”“燒烤釣魚天堂”,保護、傳承與開發,從一捧土、一片瓦開始,在傳統村落的靜謐與活力之間,找到臨界點、平衡點,讓傳統村落始終永葆“血脈”。
\
 
寫在后面:
7月,濟南酷暑,晚間常在附近的幼兒園“溜娃”,兒子玩累了,會躺在幼兒園的塑膠操場上,找天上的月亮、數星星,這讓我回憶起兒時麥收季節,躺在麥垛上仰望星空時的情景。
 
城市的夜空總是霧蒙蒙的,星星三三兩兩,而鄉村的星空卻是繁星閃閃,閉上眼能聽到蛐蛐聲兒、蟬鳴聲,有時不自覺地為兒子不能享受此景,以及更多的鄉村樂趣,倍感惋惜。
 
或許,未來,在故鄉的某處,能帶著他感受到更多的鄉村野趣,感受到鄉村的“家園之風”……
 
 
 
參考資料:孫金榮.《山東省傳統村落的文化意蘊與價值》[J]2018.6
0
風采秀
篮球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