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陸
注冊
客戶端下載|
手機安丘
官方微博|
聯系我們

抗美援朝:安丘老兵翟光茂的無悔選擇

我要分享 2016-09-19 08:48:36 瀏覽人氣:


    翟光茂,一九三一年一月出生于安丘市大汶河旅游開發區石灰埠村的一個貧苦的農民家庭。家里人口多,又沒有土地,靠給人家打短工生活。從記事起就沒有吃過一頓飽飯。解放后,政府分給了幾畝田地和一頭牛,一家人使出渾身力氣侍弄土地,糧食連年有了好收成,這才過上了有飯吃的生活。一九五零的秋天經人介紹,翟光茂處上了對象,是本鄉山口村的。當年年底就送了柬(定婚),商議來年正月就成親。那時翟光茂十八歲,女孩二十歲,可翟光茂參加了抗美援朝,讓女孩苦苦等了五年。女孩父母整日催促她另嫁他人,但她執意不從。

  那是一九五一年的一月,晚飯后,村里召集十八歲至三十歲的還沒有成親的男青年開會。開會前,村里先邀請盲人說書匠說了一段《岳飛傳》。接下來村長說要征兵去“抗美援朝”。“抗美援朝”是啥意思?當時大字不識幾個的村長也說不明白。只是一再地說:國家現在有難,美帝國反動勢力想依托朝鮮為跳板,進一步侵略中國。去抗美援朝就是保家衛國,就是保住大家伙分的土地、牛馬、房子,就是保住現在的幸福生活……翻來覆去就這么幾句話。當時沒有文化的翟光茂雖不懂深奧的大道理,但知恩圖報的事理還是明白。十九歲的小伙子內心格外激動,情緒高漲,一蹦一跳地跑回家,把已經睡了的父親叫醒。說要去當兵,去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父親直直地望著他,手托旱煙袋深思了很久,沒有說話。當時急的他在院子里轉了好幾圈。但第二天早上年邁的父親還是說了句話:“你是選擇留在家里娶媳婦還是去當兵?”一聽這話,知道是父親讓自己拿主意。“我選擇去當兵,這是保衛國家的正事,娶媳婦的事情等我打仗回來再說就行。”臨走前,父親只是用一雙紅紅的眼睛盯著兒子看,什么也沒說。母親抹著眼淚,叮囑著:“孩子,打完仗就早早回來呀!娘還要看著你成家呀!”就這樣,一九五一年的二月,他與同鄉十個年輕人胸配紅花,與送行的鄉親揮手告別。

  幾天后,部隊到了東北,開始了短暫的艱苦集訓。待了三個多月,翟光茂被編入中國人民志愿軍50軍149師447團3營機炮三連。之后在祖國人民歡送的鑼鼓聲中,雄赳赳,氣昂昂,跨過了鴨綠江。

  一九五一年六月,翟光茂所在的部隊來到朝鮮戰場的前沿,映入眼簾的是:連綿的群山被炮彈炸的像發酵了的面團,已看不出哪里是路,哪里是溝,只有斷裂的橋梁還坍塌在那里。遠處還能看見幾棵被炮彈炸的東倒西歪的樹干。炮彈炸起的塵土,飛揚在天空,灰茫茫的一片,好似刮起了沙塵暴。大家只好緊閉嘴巴,因為一張嘴,濃濃的泥土就撲入口中。進入戰區,機炮連每人攜帶著七天的干糧(其實就是炒面),還有足有五十多斤炮架、炮筒和彈藥。在崎嶇的山路上急行軍,不時有零星的炮彈打過來。走了一天,敵人的炮火就密集了,白天已不能行走,只好躲起來。敵機盤旋在他們頭上,隨便扔炸彈和燃燒彈。戰士們趴在那里要一動不動,以防暴露目標。可還是有一顆燃燒彈落在翟光茂的身邊,帽子著了火,也不敢撲救,只能小心翼翼地把帽子摘下,慢慢推到一邊,讓它燃燒完。現在他的頭上還留有那時燒傷的疤痕。到了晚上,沿山崖攀爬著行走,天黑伸手不見五指,又背負著那么重的東西,隨時都有掉入山溝的危險。突然,翟光茂一不小心,腳下踩空,連人帶武器一并跌入深谷中。當時在深谷中的他陷入了絕望之中。這時連長在上面小聲喊話,讓他用石塊敲打石塊,他們好循著聲音放下繩子。最后,費了很大的力氣才把他拽上來。幸好只是受了一點皮外傷。

  就這樣,歷經七個晚上來到了一個叫西海岸的地方。他們機炮連隱藏在一個非常潮濕地廢棄的坑道里,任務是奪取前面的小高地,名叫“白云山”。據偵查,山上的敵人最多有一個營的兵力,但在山上修筑了堅固的工事,火力配備也很猛。團長是一位山東大漢,據說在沂蒙山打過游擊,他說:“要把敵人引下山,這樣才能消滅他們。”他安排兵力從正面發起佯攻,又把一個連的兵力埋伏在山的后面。首先由機炮連開火,因當時的后勤補給有限,所以發射的子彈有規定數目,不能多放。隨后步兵造成強大的聲勢,呼喊著發起沖鋒,但不進入敵人的射程之內,跑幾步就倒下。敵人一聽我軍發起進攻,就向我軍沒命得射擊,第一天全團一起沖鋒,火力很猛。第二天就減去一個營,火力弱點。第三天再減去一個營,火力再弱點……連續幾天,敵人以為我方傷亡很大,沒有了戰斗力。他們放大了膽,在炮火的掩護下奔下山來,嗷嗷地叫著向我軍發起了進攻。“打——”一聲令下。機炮連火力齊發,一發發炮彈在敵群中開了花。因子彈有限,步兵也早早地端起刺刀沖入敵群,同敵人展開了肉搏戰。因為和敵人混合在一起,敵我雙方的火炮已不起作用。連長一聲令下,機炮連的戰士們離開火炮就沖了上去。大家手中并沒有短武器。只見有的撿段樹棍抽打敵人;有的抱起石塊擊打敵人;有的赤手空拳捶打敵人……事后知道:埋伏在山后的戰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沖上敵人的陣地,把他們的火炮兵消滅了,為奪取山頭掃平了障礙。經過一個多小時的激戰,447團占領了白云山。隨后,戰士們趕緊上山,修筑工事,把炮運到山上,準備阻擋敵人更瘋狂的反撲。第二天,敵人糾集了一個團的兵力,向我軍發起了進攻。戰斗打響了,敵人的炮火越來越近,眼看炮彈已落在我軍的陣地上了,這時連長才下令開炮。“槍找槍,炮找炮,哪里打來的往哪里打。節省彈藥,節省彈藥,一定要節省彈藥。”連長用嘶啞的喉嚨高聲呼喊著。一連幾天,打退了敵人的七次進攻,終于迎接到了后續部隊的到來,白云山戰斗勝利了。可在這短短的幾天里,有一百二十四名戰友犧牲。翟光茂所在的團被授予“中國人民志愿軍白云山英雄團”。

  一九五三年七月抗美援朝戰爭結束。機炮連剩下了八個人,其中有兩個已殘廢。經打聽,當年和翟光茂一起奔赴戰場的十個同鄉,只剩下他和另外一名受重傷、失去左腿的戰友。翟光茂所在的連隊于一九五四年回到了祖國,駐扎在丹東。

  一九五七年十二月部隊讓翟光茂他們復員回家。當時翟光茂符合國家安排工作的條件。但復員動員會上,團政委說:“國家很困難,在短時間內安排這些人非常不易,需要等三個多月才能完成。希望大家理解。”翟光茂心想:可這不太難為國家了。不能給國家添麻煩,復員回家。他毅然向部隊領導申請復員,很快得到了批準。幾天后,翟光茂回到了家鄉,同苦苦等他的媳婦結了婚。整日面朝黃土背朝天,辛勤勞作,養家糊口。當時有好多人說他太傻、太蠢,不應該回來。確實一九五七年復員回家后,翟光茂經歷了風風雨雨,走過了無數艱難歲月。“可這比起在朝鮮戰場上的苦和累又算得了什么?比起犧牲在朝鮮戰場上的戰友,現在我衣食無憂,生活美滿。時至今日,回顧所作所為,我始終認為自己的人生選擇是對的。”老人感慨地說。

作者:潘鳳 陳本全 劉春亮

0
篮球队名